國寶級廟宇彩繪師─蔡龍進 | 夢想誌

國寶級廟宇彩繪師─蔡龍進

出神入化的繪畫人生

圖片提供/蔡龍進    採訪撰文/許芷綺

  

寺廟、宮廟、教堂、清真寺等皆是宗教信仰者的心靈依託地,進到這些場所的人們尋求內心的平靜,也期望得到對於人生的解答。其中寺廟宮廟更是台灣信眾交流的重要場域,而將廟宇壁上的故事人物描繪得活靈活現的是─ 蔡龍進,師承名家潘麗水的廟宇彩繪師。

國小畢業那時,蔡龍進偶然看到北港媽祖廟牆上的畫作,至此便著迷似的喜歡上畫畫,拿著毛筆在紙上勾勒出人物的神情動作,歲月匆匆,如今也過了五十多年頭。雲林鄉下孩子早已是不知多久以前的回憶,不變的是蔡龍進的好學不倦和做人做事的原則。

 

沒有下功夫學,有天賦也是白搭

1


蔡龍進自國小畢業便開始接觸繪畫,身為家中長子的他必須隨著父親下田,利用日正當中的休息時間跑回家,坐在神明桌前臨摹觀音菩薩。一開始只是興趣,沒想到越畫越有心得越入迷,便透過從事泥塑的紀先生引薦給台南著名畫師──潘麗水,起初潘麗水不想收,認為年輕人吃不了苦,看了幾幅蔡龍進的畫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才收他為徒。

「師傅重視身教,從沒打罵過我,當他的徒弟很幸福。」蔡龍進回憶,潘麗水是個不多話的人也從不主動教授技巧。早上跟著師傅到寺廟彩繪,在一旁邊磨墨邊觀察,看著師傅的手腕和下筆的力道,看進去也記到腦子中。等到一整天近十個小時的工作結束,大夥都累得睡去時,蔡龍進就自個兒爬起來,打開燈,把早上師傅畫的重現在紙上。即使每天只睡不到五小時,仍樂在其中。這是天賦嗎?蔡龍進說每個人都有天賦,只是有沒有找到和有沒有用心的差別,也因為有這樣的經歷,從而培養出他敏銳的觀察力。

 

守舊且迎新,日子就好過


別人當三年就出師,蔡龍進卻待了14年。他認為三年只能學到表面功夫,若要了解廟宇繪畫的精隨就必須再花時間反覆咀嚼,後來幾年在潘麗水身邊的日子才逐漸使他把學來的技巧運用自如。出師之後,蔡龍進仍不停的吸收新的觀點和繪畫相關技巧,而立之年時還到雲林北港學習電影海報繪畫技巧,使神像的表情更加細緻生動、栩栩如生。他也特別提到旅行的重要性,透過到中國、泰國、印度等地的廟宇參觀,蔡龍進會觀察當地寺廟的人物風格是否適合台灣。蔡龍進說,模仿不是件壞事,重點是能不能融會貫通。

1974年受台北板橋慈惠宮委託首度北上,沒有習慣的合作班底,只能獨自扛起整間寺廟修復的責任,讓通常負責「繪」部分的他有機會涉略到木雕、油漆等領域,對蔡龍進來說是個全新的挑戰。說到與龍山寺之間的緣分,蔡龍進說這一切都是有緣份。1982年,龍山寺遭逢祝融,他負責整修彩繪及畫壁畫,因畫作技巧大開廟方眼界,從此之後,龍山寺重修的工作都是交由蔡龍進包辦。如今,龍山寺之於他早已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份。


 993.jpg


威武莊嚴的門神守護著每座廟宇及大眾,壁上樑上的每幅畫都記載著每個世代的典故,透過這些畫,我們穿越古今,如觀賞電影般欣賞一部部的精采故事。

深思後下筆,勾勒精彩歷史故事


到今日,蔡進龍畫過的寺廟不下百間,例如:迪化街霞海城隍廟、台北孔廟、艋舺龍山寺、木柵指南宮、台南碧雲寺、花蓮酒廠古蹟、日本琦玉縣三清宮等,在傳統彩繪上佔有一席之地,許多設計師爭先遞出工作邀約。即使擁有如此豐富的經驗,他在接到廟方的委託時仍會仔細研讀背景資料,即使廟方給予極大自由發揮的空間,仍得深思熟慮過後才可下筆。利用閒暇閱讀民間故事、歷史故事如封神榜或三國演義,甚至是透過經書鑽研著「神貌」和「神格」。

 

5


62歲的他認為,做什麼行業就要對那個行業了解透徹,不要想著僥倖,雖然不多人瞭解畫的箇中奧妙,但只要有一個人看得懂,那也就值得了。看著眼前耳戴藍芽手機、指尖滑動在平板電腦的蔡龍進,只能以「活到老,學到老」來與之形容。堅守過去的傳統文化,同時擁抱現代的新世代,在執著與放下中取得平衡點,永遠對人生保持熱情。

 

 

我要留言